请假~2018.12

【南圭】True Love(现实向)

写给微博@南圭小站的周年贺文


---


年初的时候,南优贤和金圣圭爆发了一次争吵。

原因根本说不清,无非是谁的语气不耐烦了点,谁的声音高了点。那段时间刚结束打歌,金圣圭转头又忙新专辑的事,南优贤半夜拎着夜宵出现在金圣圭家门口,金圣圭刚蹬掉鞋子靠上沙发。门开以后金圣圭只问一句话:“这个点你来干嘛?”

南优贤当即垮了脸:“我不能来吗?”

他把袋子扔桌上,里面是一盒炸鸡。金圣圭背着他脱掉外套,裤子,趿着拖鞋进了洗手间,水声断断续续了十几分钟,南优贤一句“走了”也没留下,关上了金圣圭的家门。


说争吵不准确,毕竟谁也没说重话。但矛盾是真实发生了的。往后几天金圣圭的名...

【龙幻】龙幻今天奔现了没

*ooc 几乎全是私设

*请勿上升真人


   不好意思我一个没忍住

     鲁迅说不能为难起名废


青岛的气温始终在零下徘徊,某幻赶到机场的时候,脸已经冻得生疼。他哆嗦着打字:你出来没,哪儿呢?下一秒电话打过来,他按下接听,对方在那边低低地笑。

“看见你了。”那人说,“你往左看。”

某幻转头,果然不远处一个男人在冲他挥手。高高瘦瘦的,皮肤有点黑,笑起来歪起一边嘴角。某幻心里一跳。

是龙哥。

迈出去的步子还在犹豫,龙哥已经率先...

可以不点心的,但是你点完又取消我真的不舒服。不是一次两次了,再手残也不至于这样吧……谢谢了。


占tag抱歉

【All圭】Drown(二)

 
*食用前请先看第一章预警
 

(一)

 

 
在张东雨拨出第二十个电话之前,他指尖下号码的主人终于出现在街灯照亮的一小片光晕里。 
 
身后放送社大楼的窗大多仍亮着,一群粉丝守在门口,呼出的白气在低温的夜里氤氲成一团。她们朝走过来的两个人围过去又散开,哄闹声中张东雨推开门,在闪光灯的光照里看见金圣圭藏在刘海下一闪而过的双眼。 
 
而他也只来得及看一眼。金明洙把金圣圭推进最里面的座位,挤开旁边的李成种。车门“哗”地关上,瞬间模糊的人声嗡嗡地震动着耳膜,而金明洙在金圣圭身边坐下、扯过前座的毛毯粗暴地盖在金圣圭身上,则制造...

【All圭】Drown(一)


*现背架空,年代不明

*h,非abo

*目测全员all(雨南烈明种×圭),NTR

*三观极其不正,不适者请绕行

*该作者有多次坑文前科

金圣圭看了看摄像机,没忍住低头笑起来。金明洙只看见他低下去的脑袋,后脑勺翘起一撮顽强的头发。 

“啊……撒娇……”他抖动着肩膀,对主持人的要求显然是不知所措。 

临近回归,金圣圭节食得越来越厉害,原本圆润的肩头瘦削下去,金明洙看到他因为动作从衬衫下耸起的蝴蝶骨。 

这档节目被安排在正式回归之前,而专辑发售之后的日程也早已排满。节目播出的时间通常是一个小时,录制的过程却要长得多。在经过“这次专辑的主题是什么”、“最喜欢的...

跟个……风……
2017年对lo主的印象(◎-◎;)

有人理我吗没人理我吗没人理我就悄悄删掉大家就当无事发生过

(理理我好吗(超小声)

我好像做了一個夢,現在夢醒了,可我不想睜開眼睛了。

【南圭】First Day(现实向)

电影院的暖气开得很足,南优贤把外套脱下来搭在腿上,又把毛衣的领子往下扯了扯。他的手心出了一层汗,可能是因为太热,也可能是因为电影的情节开始走向高潮。前排有人惊呼了一声,比起剧情更让他吓了一跳。

金圣圭选的电影,打着惊悚和悬疑的标签,进场前在网上提前搜索的时候南优贤下意识地吞了吞口水。

用全身心拒绝游乐场里惊险项目的男人,却总是对这种紧张快节奏的电影有着执着的偏爱。进场后就将手中的饮料推给南优贤,然后蜷缩在座椅里,南优贤回头看了他一眼,金圣圭安安静静的,他的侧脸被笼上一层清晰的光晕,随着荧幕的画面切换明明暗暗。

他们坐在这间影厅后排的角落,却因为来的人占了大半,一点儿也不隐蔽。迟来的人低声...

【南圭】Memory(上)

存档/17.11.12

本文连载于微博@ 南圭小站

所以就不带tag啦,欢迎大家关注本站👆🏻

  

  

天是突然暗下来的。不久,大风携雪席卷了山林,原本寂静的山谷咆哮起来,再一会儿便只余满目灰白光景。

这是格罗瓦纳入冬以来来势最猛的一场雪,不消半日就封了进山的路,也阻止了旅行者前进的步伐。选择入冬后前来的人少之又少,大多是结伴徒步的背包客或地理工作者,经过长途跋涉他们都有些蓬头垢面,唯有眼睛透露出活力——此刻他们围坐在“乌托邦南木”的酒屋里,正热火朝天地讨论旅行的话题。

其中的一个青年显然不太合群。

客栈的老板南宝贤注意了他很久...

【南圭】卡法利亚

烧酒瓶滚出去好远,之后就是无休止的沉默。金圣圭趿着拖鞋走回房间,门关上的声音不轻也不重。

南优贤站起来,把酒瓶一个个捡回来。

他喝得有点多了,没走几步就摇摇晃晃的。

有两个瓶子碎了,他蹲在地上捡了好久。期间有玻璃划破了掌心,直到地板上留下一滩深色,他才把手翻过来,血已经汩汩的在往外冒。

医药箱里的东西他不怎么会用,双氧水、碘酒、药膏,全来一遍,最后胡乱缠上绷带。

以前金圣圭是怎么做的?他记得不大清了。

最后他试着回忆那双手,才发现连它们的温度也想不起来。

他很久没牵过金圣圭的手了。

金圣圭没有锁门,南优贤推开来才发现门后的行李箱。行李箱是金圣圭挑的,上面的贴纸是他贴的。为了那次...

【圭烈】笼中鸟(上)


*OOC(很严重)


希望老福特放我一马


-------


李成烈见到金圣圭是在十六岁,他在八月的末尾只身来到这座城市,迎着初秋清晨的海风,赶上了最早的凉意。

天色将起未起时,岸边的一切被映衬出剪影。金圣圭就在码头上等他。他那时背着巨大的行囊,里面装着他所有的家当,高而瘦的身子被压得塌下去,显得有些狼狈——因而看清金圣圭的脸时他瞬间觉得有些窘迫。

那是个成熟却清爽的青年,个头不高好在比例得当,骨子里透出些清冷的意思,笑起来却颇为温柔。他冲着面前的少年点头:“你是李成烈?”李成烈便回答是。他刚一开口就发觉自己的口音实在是有些可笑。

海风把咸湿的气味送到鼻尖,也许还混杂了别...

       梁旭一声不响地望着他,房间里安静得很,许多蜜蜂被园丁从草坪上赶到半空中,它们带着偷来的蜜糖,嗡嗡嗡地升到高处来,轻盈地,它们趴在玻璃上。

       窗子开着,蜜蜂不进来,只有卷着花香的夏风钻进来。

       “再喊一次。”他说。

       罗晓宁乖乖地,又叫了一次:“小兵哥哥...

杂谈●关于电影《悟空传》

       很遗憾认识今何在是通过他和江南的各种往事纠葛和同人著作,作为一名曾经低龄现在也不够大龄的读者,我没赶上当年的九州风云,如今也不大能体会九州粉的心境。当然且不说拥有“中国版《冰与火之歌》”这样一个很唬人的头衔,能让一众三十好几拖家带口的男人(总觉得男性读者占大多数)在相关消息下大喊“铁甲依然在”、明知填坑无望依然坚持骂/黑/催更江南的精神就足以让我相信这是怎样的好作品了。

       如今提到江南和今何在总要比较一番,《悟空传》自然是避不开...

【烈圭】Heart(现实向)

李成烈在那扇门前站了很久,久到反复举起又放下的胳膊再也支撑不住,最终也还是没能敲响那扇门。他发了会儿呆,从口袋里摸出手机。

“我知道一家好吃的料理店,要一起去吗?”

几个小时前他在发送框里输入这句话,几个小时后它仍然在那。李成烈颤抖着手,逐字删掉它们,最后光标在那个“我”字后面跳动着。一个毫无意义的主语,没有勇气组成一句完整的话。

他不知道自己在犹豫什么,只是又有一种恐惧——一直以来他在面对金圣圭的时候都被这种恐惧所桎梏。或许是害怕被拒绝,又或许是别的。

这将是他们这次行程在日本的最后一个夜晚。几个小时后,他们就要乘坐同一班飞机飞回首尔,然后回到各自的家。李成烈想念合宿的日子,那时候他...

【南圭】悄悄话(现实向)

人的占有欲可以到达何种地步,南优贤从前可能并不清楚。

他不像金明洙,对于喜欢的东西有着近乎病态的执着,练习生时期他也曾对着连续吃了大半年三角饭团的金明洙进行了无情的嘲笑。

南优贤相信命运,他在节目里也笃定地说过。或许他的骨子里到底存着一股天真,对于爱情也一直抱着浪漫的幻想。如果恋人也和他有着相近的爱情观,南优贤无疑可以让人幸福到晕眩。

偏偏金圣圭和他不同。因为这些不同,他们不知道争执冷战过多少次。金圣圭是强势的,理智的,善于伪装的。他不可控。在这场恋爱里明明南优贤才是主动的那一方,而看似被动的金圣圭,却实则控制了全场。

游刃有余是金圣圭的;吃醋,疑心,嫉妒,是南优贤的。这不公平。在爱上...

1 / 2

© 想唱歌的阿凉 | Powered by LOFTER